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从愤怒到平静

屌屌茹:

盗墓笔记重启


-


简单的更新分析 以及
自我检讨


-


以下是我从愤怒到平静的心理历程。


从《盗墓笔记》到《藏海花》再到《沙海》以至于到今天的《盗墓笔记重启》,我都在一直地感受到,吴邪真真正正在做一个主人公,而不是叙事者。相信做过高考语文试卷分析的同学都经历过这样一道阅读理解,“请问这篇文章中哪个人物是主人公?是A(叙事者)还是B(被叙述人)?”,当答案往往偏向于被叙述人时,我们就很清楚有一些叙述者成为不了主人公的原因——所有的情节,欢乐,悲伤,痛苦,他没有饱满地经历过,他平静而浅尝辄止,他只会释放感慨和抒情,他只会可怜和同情,他不配做主人公。


也就是说,吴邪承受苦难是必然的,因为盗墓笔记从来不是爽文,盗墓笔记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承受苦难,而吴邪是主角,这导致发生在其身上的苦难毫无保留地反映给了受众,要求在受众的心里达到最大程度上的共鸣,方法就是:通过剧情的的变化以及故事结构为主人公不断施加压力,把他逼向越来越困难的两难之境,迫使他们做出越来越艰难的冒险抉择和行动,揭露本性,暴露自我。 


反观盗墓笔记,不难发现吴邪这个人物角色就是在压力和绝境之下不断被丰满,七星鲁王宫,秦岭神树,云顶天宫,蛇沼鬼城,谜海归巢,阴山古楼,邛笼石影,以及大结局中四面楚歌的绝境,都是逼迫吴邪一次又一次成长的机会。随着时间的发展,三叔对吴邪的磨砺没有肤浅地止步于斗鬼神,而是通过增加新人物和背景,用人心可怖对吴邪进行打磨。


故事既然要发展,人物的成长就不可能停止,必要的是,我们必须从心里否定掉《盗墓笔记》发展成养老文这个选项,同时否定掉《盗墓笔记》发展成爽文的选项,也要否定掉吴邪这个人物已经成长完毕的刻板印象,然后否定掉除了吴邪拼命,其他人都没在拼命地念头。 最后,吴邪首先是作者笔下的一个人物,其次他才是我们心中的生命,这是我很不想承认却必须要承认的。


那么 ,作为一个人物,他的功能是给故事带来塑造人物所必须的素质,然后让人物的选择可以令人信服地发展出来,衔接到今天的更新中,三叔既然在故事的开头给了吴邪“天真”的二世祖设定,那么故事就会因为这个设定成长出吴邪的爸爸,二叔,三叔和爷爷,三叔在不断培养他们的关系,以至于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是会做出“用自己的方式保护吴邪”这种选择,虽然对错另当别论,但故事向我们传递的是一种人物行为,而非人物价值判断,这也是我们不够冷静的原因之一。


简言之,一个人物必须可信,一个优秀人物周围的人物也必须可信,这也是我们热爱他们的原因,他们以适当的比例展示出适当的性格,每一种性格都搭配一种背景因素,但我们常常会被自己心中的爱蒙蔽了双眼,每个人物的中心是自己的环境,而不是相互之间的爱,虽然环境中必然有爱的成分,但相信每位在现实生活中生活的朋友都清楚,在极度的压力和“爱”的较量下,你是会屈从与压力的,爱是作为一个永恒的底线,而不是一个永恒的前提。这也就是除了吴邪家人收回吴邪铺子以外的,全文第二大虐点,吴邪的朋友们为什么不帮他?是因为不把吴邪当做朋友吗?我想也并不是,三叔花那么大力气写写那么多人物对手戏,目的不是让我们认为吴邪的朋友不是朋友,而是在必要的时候让吴邪,让我们认识到,他们对他潜意识的保护与拒绝他入局的本能还在,而我们疑惑的,想不明白的东西,也就是三叔要在文章中进一步发展的。


结构情节与人物紧紧相锁,冷静下来之后,我觉得我愿意看到命运向吴邪继续施压,实际上命运从未停止过对他的施压,未停止过对每个人的施压,我看见他身上的伤疤和跌宕起伏,他从天真中破壳而出,看见他身边的朋友大浪淘沙,而如今剩下的我不应该怀疑。吴邪已经平静够久了,不与命运再次搏击,那不是他,臣服与中年危机和舐犊情深,那也不是他。这一次吴邪和他的朋友们终于没用再度并肩前行,为什么要总是并肩前行呢?又不是一起上厕所。时隔多年,朋友们又一次暂时领先,走到了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吴邪前面,干嘛不呢?队形要变了,这意味着吴邪的性格又要被剥落一次,然后露出闪光的核,吴邪会认输吗?他不会。他要向命运战斗,我们不必替他心累。他应该冲上去了,和朋友再次肩并肩,然后告诉二叔,“老的是你,不是我。”

评论

热度(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