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瓶邪】金庸群侠传

瓶邪817发糖组: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原著背景 瓶邪ONLY


#甜甜甜


#817发文组万岁!




00


每个男人心中都曾经有一个中二武侠梦。


名远传,江湖谈,鲜衣怒马佳人相伴。


仇者多,友两三,但逢敌手难。


说的就是一份少年意气。




01


已经奔四却坚持自己是帅小伙的吴小佛爷当然也有过中二病爆发,把筷子当剑使整天嚷嚷着要行侠仗义的时候。吴一穷是个老学究,对吴邪一向严苛,别说日常生活中的言谈举止,就连和人说话时的神态都要纠正三分,一心想把吴邪培养出来一个书香门第小少爷的“杭州贾宝玉”模样。然而男孩子小时候多少都有点叛逆心,你越是打压他的天性,他就越是往反方向发展,恰巧吴邪他三叔是一个反向发展的典型案例。


小吴邪那会还是幼稚单纯,丝毫知道自己将来会被他三叔怎么坑。每次小男孩看着他三叔风尘仆仆的回来,冷言冷语的训他手下的时候,眼睛里闪的那都是星星。




哇,这才是真男人。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那种。


吴一穷只能算是百无一用是书生。


中二少年越看他三叔越帅,觉着这个和他爸爸脾气一点都不像的男人活出了武侠小说的风采。


然后小吴邪就迈着两条白嫩嫩的小短腿跑到他三叔身边,一张可爱的小脸还带着点婴儿肥,皮肤白白嫩嫩的像是白色棉花团。他那会儿还小,说话都是带着奶气,嗲声嗲气的说“三叔,我长大和你闯江湖好不好?”




吴三省看着他大侄子和一奶团子一样,说话语气也软了一点。不过他大概和大老爷们混的时间太长,他那脸和颜悦色起来一点都不慈祥反而有点老奸巨猾,也亏的小吴邪迷弟滤镜太重看不出来“闯江湖干嘛,你看你这细胳膊细腿的,还是在家好好读书做你的小少爷吧。”


“不当小少爷,小少爷娶不了媳妇。”小吴邪撇着嘴奶声奶气的反驳“小少爷老被大侠打,还总是娶不到媳妇,电视里都这么演的。”


“你都看的什么啊,这么小年纪就想着娶媳妇?”


“我妈电视里放的。”吴邪挺起胸膛,说的理直气壮“大侠可厉害了,长得又好看,好多人欺负他一个他都不怕。”


“小三爷,我倒是认识一个长得挺好又能打的大侠。”潘子看吴三省给他使眼色,会意的接口道“可是那大侠到现在都没有媳妇,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哼,你才骗人。”小吴邪对于他三叔和潘子的忽悠嗤之以鼻,死搅蛮缠的拽着他三叔的袖口“我不管,我就要跟着三叔闯江湖。”


“哎呦,你说你这臭小子怎么说不听呢还。”吴三省注定不是一个能心平气和说话的主,没一会就坚持不住用两只手掐着吴邪肉嘟嘟的小脸“闯江湖那是一般人能闯的么?你和你爸一样,细皮嫩肉的书生一个,没这个天赋。你要是想闯江湖,除非在去找一个保镖看着你,不然你迟早玩完。”


“找就找。”小吴邪摸着自己被掐红的腮帮子,黑溜溜的眼珠子咕噜咕噜的转了一圈,扬着下巴神气的不得了“你等着,我将来长大就把那个你们说娶不着媳妇的大侠拉过来当保镖,比你们厉害多了。”


“行行行,你去你去,瞧把你厉害的。”




当时这话吴三省和潘子都没当回事就没往心里去,毕竟张起灵什么地位他们还是知道的。吴邪因为当时年纪小又加上三分钟热度的性格,早几百年就忘的一干二净了。


谁也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当年那个细皮嫩肉的小少爷还真闯荡江湖去了。


巧的是,他还真的找到了那个大侠当保镖。


以及,大侠这次不是单身了。




02


以前的武侠小说多少有点男权主义在里面,小说里的姑娘一个赛一个的聪明漂亮,但偏偏就是对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主角死心塌地。


可能因为男主角是个大侠,未来的潜力股吧。


吴邪默默的思索。




吴邪上高中那会,班里正风靡着神雕侠侣。特别是当年TVB正是最火的时候,李若彤一出现百分之八十的雄性生物都要被那股仙气给震一下。小龙女黑发雪肤,一张薄唇粉粉嫩嫩一看就和那些大红唇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电视剧里的小龙女穿着雪白色的衣服,就好像尘土和鲜血无法沾染她分毫一般,她的瞳色是最深的黑夜,神色却是清澈的水。


然而中二时期将装逼发挥到极致的吴邪显然不能做出应和大众口味那么没逼格的事,越是有很多人喜欢小龙女,他就越是喜欢黄蓉。黄蓉可能没有小龙女那一股子的仙气,但是那种古灵精怪如同小猫一样灵动的神态却是小龙女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




小龙女好看的像是贴画,黄蓉的灵动才像是活生生的姑娘。


再者说了当郭靖多好啊,男子汉大丈夫该拿的头衔都拿了,名门正派里标准的扛把子,谁见了不喊一声“大侠”,多牛掰啊。


而且最厉害的是,人家牛逼人家还不秀,低调的不行,路人甲都说他只是“相貌平平”,然而一出手的时候换谁都要跪下叫爸爸。


就算闷了一点吧,但人家老实啊。任你花花蝴蝶在我眼前飞,我自佁然不动,反正我就是看不到,没感觉。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沉默的男人最帅,以及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年轻的吴邪摸着下巴,觉得自己将来一定要成为这种威风八面,神秘沉稳的男人。


哦,有机会的话顺便迎娶一下小时候院子里的小花妹妹。




他那会还不知道小花妹妹和他是同一种生物构造,就觉着自己记忆里那个如同从贴纸画上走出来的小丫头就是一个小黄蓉。


结果后来他被生活狠狠的甩了一个巴掌,因为记忆里那个小姑娘其实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大老爷们,而且最气的是这个大老爷们竟然比他还受小姑娘欢迎。


真是一句MMP必须要讲。




然而当他在一次饭席间,把自己的苦逼心路以及曾经浪漫的择偶标准告诉他的那帮有事爱作死没事死里作的损友之后,伤透了他纯情少年心的解雨臣却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说——


“那我觉得你可能是有自恋倾向。”




03


吴邪刚刚一只脚踏进这个局的时候,曾经天真的以为自己在亲身经历“走进科学”,结果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因为这一系列发生的事那不是用科学可以形容的,那简直就是“玄学”,最坑的是——他是一个非洲酋长。




当吴邪第十七次被粽子追着跑时,切身明白了当年他三叔为什么不让他闯江湖。这他妈哪是武侠小说的升级打怪啊,这简直就是他们粽子界的武林大会就是绕着他开啊。是不是前一代棕王说“谁要是手撕了吴邪,谁就是下一任的武林盟主”,不然那些粽子哪来的热情对他穷追不舍。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或许是设计也或许真的是巧合,大多数吴邪下斗都能和张起灵、胖子撞在一起。别的不说,就说张起灵那身手那做派,妥妥的隐士大侠风没错了。不夸张的来讲,他和胖子在斗里的半条命都是张大侠一手救回来的。


吴邪有时候也会突发奇想,不和他三叔混和张起灵混也是不错的。一看就是大腕,道上也挺有名气。


只是后来吴邪发现这个大侠有点另类,比如除了盖世神功之外在其他方面宛如稚子。看起来挺冷漠的一人,心地倒是出奇的柔软,只要不是一心求死的人,他能救就会救。不爱说话整天盯着天花板,其实吴邪说话他有在听,因为很多他自己都不急得说过的事张起灵却记得。当然不好的地方也有,甚至可以说有一箩筐。典型的封建大家长作风,自己做下的决定一根筋去执行,无论别人怎么劝都不听。语死早,别人聊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他就是一个纯天然制冷机,典型的话题终结者。一把年纪了却有一副圣母情怀,对于他人施加的苦痛全部如酒肉穿肠而过,但是你若对他付出一点真心,他都愿意以命相报。




明明算是半个上不了台面的盗墓专业户,张起灵身上却又有一股子的正气。吴邪一度猜测张家到底是个什么来头,他曾经把张家幻想成隐世的高手家族,每一个家族成员都像是他们族长一样有种莫名其妙的仙风道骨。


结果却再次被现实打了脸。张家和汪家都称不上什么好东西,他们从来没把张起灵当做是救家族于水火之中的大侠,而是一件兵器。像是倚天剑或是屠龙刀,是属于他们张家的武器,能打牛逼,但刀会不会卷刃会不会生锈会不会断都和他们没关系,反正刀不会流血流泪也不会喊疼。




但吴邪知道张起灵不是这样的。


斗里了不起的张大侠实际上有好有坏,好的像是一个平常人,坏的也像是一个平常人。


他不过就是个在某些方面比较擅长,其他发面一窍不通的偏科生而已。




吴邪小的时候看了很多武侠小说,过程很坎坷,但是结尾总是一水的正义打败邪恶。看书的人当然是被中间跌宕起伏的剧情吸引看了个痛快,只是故事里面的人物却是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生离死别。




文字所能描述的其实很匮乏,有人流过血流过泪,失去了挚爱最后幸运的失而复得,这其中的过程却仅仅凭“坎坷”二字就足以概括。


就像张起灵从青铜门里出来问他过的怎么样,他也只是回答了一句“还凑合。”




凑合,多好用的词。


不好也不坏。


因为他知道他熬过了最坏的时光,所以接下来他会好下去。




今年冬天很冷,吴邪过年一个人回杭州的时候西湖结了很厚的一层冰。看不见水的颜色,却是白茫茫的一片看着就觉得冷清。


可是到了夏天,他和张起灵胖子再次回去拜访吴妈妈时,西湖的水还是那么好看,翠绿翠绿的像是璞玉。




武侠小说总归是一种夸张的艺术,绚丽的打斗眼花缭乱的招式,和出场就仿佛自带BGM的俊男靓女。但是有件事却是对的,无论过程怎么样,结果总是好的。如果不好,那也只是因为还没有到彻底结果的时候。


冬天会到,湖水会结冰,可总归有一天会再次流动起来。


你带着你的爱人、朋友走在湖畔,看湖里的锦鲤,看湖边的垂柳。阳光正好,你依稀可以看到他们脸上细小的绒毛和不起眼的皱纹。


你叫着他们的名字,和他们说话,而他们总是会回应你。




这样想想,似乎就连那些结了冰的冬天也温暖了起来。




04


“卧草,又输了。”胖子一把把牌摔在桌子上,肚子上的褶子愤怒的抖了三抖“天真你他娘的肯定耍诈。”


“你自己笨怪我咯。”吴邪啧了下嘴,冲胖子摆了摆手“输不起就直说,你说一句‘好汉饶命’我就放过你。”


“屁,胖爷我是那输不起的人么?”胖子挠了挠了腮帮子道“我就不不明白了,我怎么可能从头输到尾?”


“你洗的牌你发的牌,你输了还怪我了?”吴邪撇了撇嘴一脸嫌弃“再说了,你看人黎簇多痛快,说输就输,裤子都输给我了都不带抱怨的。你看看你这罩杯,再看看人家的罩杯。你看看你这胸怀,再看看人家这胸怀,丢不丢人?”


“那是他傻,你当我也傻啊?”胖子指着吴邪的鼻子挤眉弄眼“你这个成了精的老狐狸,你胖爷我哪会着了道。”


“不敢不敢,我还年轻,我和小花还是小鲜肉范畴,你说是吧小花?”




“拍马屁并不能让我请客。”解雨臣专心致志的埋头看手机,眼皮都不抬一下。


“我们之间哪还要提钱啊,多伤感情。”


“别,不对有家室的人出手是我的道德底线。”




黑瞎子看着吴邪和胖子解雨臣扯皮,又看了眼坐在沙发上默不出声的张起灵,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哑巴,你家老祖宗要是知道你用你们那家传绝学给吴邪出老千,估计能从棺材里跳出来掐死你。”


张起灵淡淡的接口道“他们打不过我。”






吴邪年轻的时候喜欢武侠小说,只是那会喜欢的是小小少年鲜衣怒马,一人一剑闯荡江湖。


现在年纪大了,经历的事多了,那份热情和天真的中二梦早就破灭的渣都不剩。只是有些时候,他看着小说里那些退隐的高人,觉着这日子过的还挺好。


与志趣相投的友人三杯两盏淡酒,与失而复得的爱人在小竹楼里相守。


小小的雨村不过一亩三分地,可却自在舒服,每天最大的烦恼不过是下雨天衣服晾哪,每天最大的敌人不过是隔壁家看他们不顺眼的大娘。




当然有没眼色的人想请他们铁三角出山,只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神雕侠侣,绝迹江湖。




你问胖子?


他是雕,超重的那种。




评论

热度(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