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瓶邪发糖组】胖子的一天

瓶邪817发糖组:

秋水太太今天没能赶上2333等到明天早上我会再转一遍!感谢。


秋一水:



早上,空气清新,鸟语花香,做梦梦到斗内黄金白银炸鸡腿无数,被口水呛醒。
起床开窗,但见外头空气清新,鸟语花香,拿出耳塞,复闻隔壁声声……不堪入耳!怒而塞上,决心下午去村头找老李工,商量一下房屋隔音改建问题。
摸进厨房,煮了一锅皮蛋瘦肉粥。
出门在村东王寡妇早餐店买了一壶豆浆,路上收获“主任好!”问候共计五声,“副主任好!”一声,是河边的红花家,记在本子上,下回开会点名批评她家环境卫生问题。
邻居家大妈的鸡在围栏外连下三颗蛋,趁其不备摸走之。
遇见正要出门的瓶仔,眼神交流:
-是上山还是晨练啊?
-晨练。
-天真起来没啊?
-还没。
-哦,路上小心啊。
-嗯,我给他热了一碗粥,在灶上。
进屋,解决早饭,敲锣打鼓地喊吴某人起来,其间听闻隔壁传来“砍老壳”“挨千刀”“@#/&*(土话,听不懂)”数声,但见房内某人衣不蔽体玉体横陈……不堪入目!怒而甩房门离开。
后面鸡舍喂鸡,发现一只红顶冠花白羽的大公鸡离奇失踪,认定是邻居大妈所为,不由得破口大骂。
被大妈听到,收获“砍脑壳的挨千刀”二十八句,慰问二代以内直系亲属十四句,“@;@~#/zwjxhznala&%¥”土话数不清了。
回击“你他娘的”三十六句,亲切祝福祖宗十八代二十句,有一句因语速太快没说清楚,不够成伤害。
骂到火热之时,邻居大妈欲翻墙侵略我方领土。
恰逢瓶仔遛弯回来。
瓶仔拔刀。
邻居大妈溜之。


天真起来,喝粥,喝豆浆,抱怨一句:怎么都是流食啊。
摔筷子反驳,瓶仔拔刀。
捡起筷子好好吃饭。
刷锅洗碗,晒晾衣物。
微信上黑瞎子发来消息,说要来小住几日,下午就到。
天真闻言决定去钓鱼,招待客人。嘱咐自己去买腊排骨,不从,想要吃鸡腿。
瓶仔瞪眼。
去村头买腊排骨。
某奸夫淫夫扛着自制钓竿双双去湖边钓鱼,估摸着是钓不到了,此话没说出口,因为瓶仔随身还带了刮鳞刀。
在村头的村委会办公室(旁边的棋牌室),和一干手下(妇女委员会成员)聊天说地,谈笑风生。
讲述“秘辛”,描述自己年轻时候使一手黑金古刀,探一方机关密道,从长白山到格尔木,从广西镜儿宫到塔克拉玛干,威风凛凛如神兵天降,手下小弟莫敢不服,论出生论家室,上述五十年,还是老长沙城里排的上号儿的大家族……
正主任不信,与她对掐之。
耗费四十三分钟,细数邻里听来的八卦八十四件,从她八岁时候骑车连人带书包翻进水沟到昨天打出了一双黄蛋结果煎糊了……被一干妇女练手驱出办公室。
在棋牌室门口遇到书记,被书记叫去抄写二胎登记表。
从后门溜走,被正主任在茶水间抓个正着。
从前门逃跑,被副书记加安保队长逮个正着。
抄写二胎登记表十二张,作废两张,因为写反了父母信息。
遇到老李工,打声招呼,回家去也。


黑瞎子带着苏万来了。
天真在门口和他们谈天,瓶仔在后面……保养刀具。
晚饭主菜乃是砂锅鳜鱼豆腐。
鳜鱼很大,估摸着是找老刘买的,一问,果不其然,某二人一下午没干正事,只捉了三条小黄鱼,水桶翻了全跑了。
旁边黑瞎子一笑,就要BB。
瓶仔瞪眼。
食不言寝不语食不言寝不语。
刷锅洗碗,端水泡脚。
五个人排排坐,黑瞎子先叹口气,于是四个人开始斗嘴,乱斗中不知不觉开始围攻吴某人。
吴某人双拳难敌六手,正要追杀之时,看到旁边的哑爸爸……
北派哑巴王,哑巴齐,哑巴王安静的在雨村和吴家俩口子泡脚。
晚上虫鸣阵阵,关了窗户也听不见什么声音。正准备上床,只听隔壁阵阵声音……不堪入耳!怒而戴上耳塞,想起今天忘了去找老李工,明天还得往村头跑一趟。


(我实在是赶不上了Orz....以为是早上六点的......为了活动顺利进行先顶上,此文版权属于@Friday....感谢大佬!救命之恩无以为报!)




评论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