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情敌入梦

屌屌茹:

簇邪


-


他在黑暗中抚摸他的疤痕,只要他看见他,他就会想起他的疤痕,甚至他看不见他,也总会想起他的疤痕。他能在黑暗中准确找到它们的位置,然后用指尖抚摸它们,边缘粗砺,沙子般滚烫的手感,十七道起伏的山峦,于是他心中怀着隐隐的痛楚。这些疤痕像深不可测的迷题,在夜晚逐一浮现出来。他看到他的过往如血般从那里涌出,即使他对他的过往一无所知。他想,他是会喜欢女人还是男人呢?抑或他都喜欢,也有可能都不喜欢,但爱过他的人一定很多。他做过多少次爱?和多少人拥吻?有单相思过吗?他忍不住去想他们的样子,眉眼深邃一言不发的人,玩世不恭喜欢痞笑的人,桃花红唇雌雄莫辩的人,妖娆、火辣、雷厉风行生如尤物的人——他们像空气般无处不在。他们在他的梦境中看他,男男女女,各自有着各自披星戴月千山万水的气质,梦境中他们一动不动,刀枪傍身,长发短发随风飞扬,他们凝视他,笑他,他们说,既然我们中没人能得到他,那么你,也不会得到他。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