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瓶邪/盲狙高考作文】《我的胖达不可能那么萌》

三亏少女:

盲狙高考作文全国卷I: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




4000+的字数,机器无法识别,零分无误了0.0




【瓶邪/零分作文】


 


《我的胖达不可能那么萌》


 


-1-


张海客的飞机上午9:45分到达厦门高崎国际机场,算上从机场到雨村的时间,他最快下午2点就能出现在吴邪家门口。


 


吴邪迅速计算了张海客的到达时间,流露出一丝忧虑。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过这种忧虑,曾经经历过的事情太沉重,以至于它们有一天全部消失的时候,把他的一部分情绪也带走了。


 


但是,他现在遇到的这件事与以往不同,他只是觉得困扰,甚至有点可笑。他吴邪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可山外有山,就算窝在福建的山沟沟里,也逃不过“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此等至理名言。


 


嗯,至于是不是祸害,也说不准。


 


吴邪看着坐在沙发上无端出现的一只熊猫,想。


 


-2-


这不过是个再平常不过的早晨,吴邪被村里的鸡叫吵醒,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后背压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他虽懒散了许多,但当年的警觉已经深入骨髓。他碰到背后的东西,耸然一惊。


 


他背后有人。


 


不是张起灵。


 


几乎是下一秒,吴邪已经迅速从床上翻起,凭借着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撤到了安全区域。


 


吴邪摸到放在窗台上的大白狗腿,但是没有第一时间反击。对方刚才离他那么近,如果是高手,他现在已经命丧黄泉,既然他现在还活着,要么这人没有杀意,要么就是个战五渣,他又何必着急动手。


 


于是,吴邪握着大白狗腿回头。


 


之后,整个人就愣在了那里。


 


然后,就像冰面缓缓裂开缝隙一样,吴邪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了一种,三百六十五个问号围成圈打在天灵盖上的疑惑。


 


在距离吴邪两米远的床头,一只体型巨大的熊猫坐在床边,绒毛黑白分明,油光水滑,熊猫眼里黑亮的瞳仁直直地盯着吴邪,鼻孔里均匀地喷吐着空气,看起来憨态可掬。


 


妈的,活的。


 


-3-


——如何让一个熊猫在5个小时之内变回人类?


 


吴邪静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正襟危坐的熊猫,内心百感交集。


 


在过去的十分钟里,吴邪按着熊猫摸遍了它的全身,甚至扒开了它的嘴巴,找不到任何熊皮面具或易容的痕迹,触感逼真,发硬的毛发下是软乎乎粉嫩的皮肤,两只葡萄一样的眼睛黑亮,滴溜溜地在吴邪身上打转,要说小哥易容成人他是相信的,易容成胖达……


 


难度也太大了,而且毫无意义。


 


虽然他们这种人,活到现在,已经不为意义和目的而活。


 


对方仍旧用那种熟悉的眼神看着吴邪,任他把自己翻来覆去地检查,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变成一只圆滚滚的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感到无措或难堪。


 


他那么淡定,好像他本来就是一只熊猫。


 


吴邪憋了半天,问道:“……小哥,你不会真有变种人基因吧?”


 


对面的熊猫这时才有了一点眼神的变化,他看了看吴邪,吴邪迅速心领神会,那是张起灵经常露出的一种眼神,吴邪知道,它代表着一种站在智商和阅历的制高点在说“你是智障吗”的无奈的宠溺。


 


吴邪绝望地抹了把脸,这下十分确定了,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胖达,就是昨晚还和他同床共枕,大被同眠的张起灵。


 


“小哥,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虽然我以前抱怨过你不懂浪漫,但是你也犯不着易容成胖达逗我开心,更何况我一点都不开心。”吴邪佯装着拉下脸,抱着最后一点希望循循善诱。


 


对面的熊猫看着他,不为所动。


 


吴邪改变战术,伸手狠狠地拧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上的肉,对面的大熊猫突然站起来,挪到了他身边,抬起肉呼呼的爪子制止他自虐。


 


吴邪颓然松开手,这他妈真不是梦啊。


 


“张海客一会儿过来,我跟他说你变成了一只胖达,他可能会厥过去。”吴邪瘫在沙发上,熊猫安静地坐在他身边,垂着耳朵,用肉肉的掌心轻轻摸了摸吴邪拧得通红的胳膊。


 


吴邪看见熊猫摇了摇头。


 


“你是说没事?”


 


熊猫点点头。


 


于是,吴邪在忧虑之余,莫名获得了些许的安心。他不得不承认,张起灵对他的影响之巨大,并不会因时间的推移和阅历的丰富而减少。


 


他说没事,那就一定会没事。


 


不管说话的张起灵是个人,还是一只胖达。


 


-4-


张海客这阵子人在国外,处理张家在海外的一部分产业。严格来说,张海客属于脱离家族半独立的那部分人,那件事情尘埃落定以后,张海客的生活也慢慢纠偏,吴邪已经很久没见他了。


 


前两天,他忽然联系上张起灵,说有要紧事需要和他当面谈,语气很严肃,张起灵思索片刻,答应了。


 


刚从大洋彼岸的资本主义国家归国而来的张海客一点国外的洋气都没沾上,穿着一件夹克衫骑着一辆共享单车直接进了吴邪家的院门,像个忘了带快递的快递员。


 


张海客一个自认为帅气地漂移刹车,横停在院子中间,车尾荡起一阵轻微的尘土,车铃被他拨得叮当乱响。


 


吴邪从屋里走出来。


 


张海客吊起一边的嘴角邪魅一笑:“小三爷,又见面了。”


 


下一秒,他的笑容就僵在了嘴边。


 


吴邪站在门口,一只胖达出现在他身后,吴邪更加邪魅地一笑,抬手和张海客打招呼:“欢迎。”


 


“说实话,你怎么搞到的这玩意儿?”


 


张海客叼着烟,指了指角落的胖达。表情已经从一开始的震惊转变到不可置信。尽管对有关大熊猫饲养的现有制度知之甚少,张海客还是大致了解在一个简陋的村庄里安全地饲养一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件十分麻烦的事。村民的八卦程度和如今奇闻异事的传播速度都超过他的想象。


 


但有人执意要养也不是不可能,在张海客眼里,很少有不可能的事,在他的认知体系里,法律和制度从来不是约束张家人的借口。


 


特别当执意要养熊猫的对象是吴邪的时候,族长会自动屏蔽合法性和可操作性,一意孤行得可怕。


 


哎,昏君,绝对是昏君。


 


“这你得问小哥,这是他弄来的。”吴邪顿了顿,又说,“不过他现在没在家,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吴邪看了眼坐在角落里仰着几乎不存在的短脖子望天花板的胖达,心想如果小哥现在拍“嘭”地一下变回来,张海客会是什么反应。


 


可能会抽搐着原地爆炸吧。


 


张海客问族长去哪了,吴邪只好说他进山了,归期未定。张海客听罢,也不急着走,问吴邪能不能在这借住两天,让他感受一下祖国大地的锦绣山河,领略一番美丽乡村的曼妙秀丽。


 


吴邪想张海客专程从国外回来,只为了来见张起灵,把人赶走不太合适,可住在家里又很不方便,谁知道小哥会在什么时间以什么方式变回人类。


 


更何况,小哥目前知道自己的处境,也就是说,这只胖达是一只继承了小哥意识的胖达,它表示不愿意让家里住进一个外人。


 


于是吴邪把视线从摇头表态的胖达身上移开,对张海客说:“借住恐怕不行,村口招待所怎么样?我们村条件最好的房子,阳台、落地窗,推窗见瀑布深潭,名副其实的潭景房,我跟老板认识,给你打八折。”


 


“为什么?”


 


吴邪指了指胖达:“它不同意。”


 


“神经病,你知道它在想什么?”


 


“呵,”吴邪扭头看着胖达,指了指张海客:“这个长得和我一样但是没我帅的人想住进来,你同意吗?”


 


不出预料,胖达摇了摇头,好像真的在回应吴邪的话。


 


张海客瞪大了眼睛。


 


吴邪眉开眼笑,伸手揉了揉胖达毛绒绒的头顶:“乖。”


 


-5-


张海客最终做出妥协,同意住进招待所,但没立即离开,而是坐在那里饶有兴致地看吴邪喂胖达。


 


看了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了。这只胖达和他认知里的不太一样。


 


“为什么你家的胖达不吃竹子?”


 


张海客盯着被胖达丢在一边的新鲜竹杆。


 


“这不是普通的胖达,这是神兽。”吴邪解释道。


 


其实他也不确定小哥版胖达吃什么东西是最合适的,他把新鲜的竹叶竹笋和家常便饭一左一右摆在胖达面前,胖达稍作犹豫后选择了后者。


 


事实证明,胖达的犹豫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吴邪从厨房盛饭回来后,惊讶地发现胖达已经抱着一根竹子开啃,一旁的张海客蹲在它身边兴味盎然,看见吴邪近乎石化的表情,得意道:“谁说它不吃竹子,你多逗逗它,它就吃了。”


 


吴邪转眼去看他的胖达,胖达津津有味地啃着青翠的竹叶,好像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至此,吴邪发现,胖达虽然具有小哥的意识,但是无法克制身为胖达表现出的种种生活习性。


 


比如爱吃竹子、爱爬高、爱发呆。


 


以及……爱撒娇。


 


吃完饭,吴邪去洗碗,留下熊猫和张海客在房间里相对静坐。


 


张海客对着胖达自言自语起来。


 


“哎说真的你真的是胖达吗?”他去摸熊猫的耳朵,被熊猫躲开了。


 


 张海客啧了一声,又伸手去摸,熊猫起身走了。


 


“哎?”张海客的好胜心莫名燃烧起来,刚才吴邪让胖达表态,胖达摇头拒绝他入住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但是他认为那根本是一个巧合,一只熊猫而已,懂什么。


 


“你躲什么,刚才我喂你竹子的时候你怎么不躲,忘恩负义。”说着,他自己主动起身朝熊猫走过去。


 


才走了两步,熊猫就转身朝他这个方向过来了,张海客挺开心,怀疑这只熊猫真的听得懂人话。结果,熊猫跟他错过身,直接越过他走到了身后。


 


张海客回头,看见吴邪一边擦手一边从屋外进来,熊猫走到他跟前,七手八脚地攀上了吴邪的腿,圆滚滚的脑袋一拱一拱地蹭他的膝盖窝。


 


张海客尴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吴邪也是一脸懵逼,看起来比张海客还震惊。


 


小哥难道已经被熊猫本体入侵了大脑被逐渐吞噬了自己的意识吗?他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啊!抱大腿拱膝窝根本不是张起灵可以做出来的事情啊!我的胖达,不可能这么萌。


 


此时吴邪的内心奔腾着跑过满屏如上的弹幕,他熟练地使自己迅速镇定,僵着那条被名为胖达实为小哥抱住的腿,低声问:“怎么了?”


 


胖达顺着吴邪的裤子艰难地往上攀爬,吴邪弯下身子架着胖达的两只胳膊把它抱在怀里,胖达在吴邪怀里坐定,扭头看了一眼张海客,委屈巴巴地呜了一声,把圆滚滚的头塞进吴邪怀里。


 


“你对他做了什么?”


 


“what?我什么都没做啊。”张海客一脸无辜。明明是这只熊猫先给他脸子看的好不好!


 


“行了行了,你先回招待所吧。小哥一时半会也回不来,我们胖达看起来也不是很喜欢你,万一被你气出个三长两短,小哥会放过你?”


 


-6-


张海客比胖达还委屈地离开了。


 


吴邪目送人出了大门,这才把怀里的胖达放在床边,坐在它身旁问它:“小哥,现在没别人了,你刚才怎么回事?”


 


胖达刚沾到床,就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往吴邪身上爬,吴邪七手八脚地阻挡着它不停捣乱的胳膊,一来一去竟然被胖达按倒在床上,吴邪急急道:“你就算不能说话也给我个示意吧,现在这一耸一耸的算怎么回事。”


 


吴邪说到这,突然语塞。


 


“你你你你你你你……”


 


“不会是发情了吧?”


 


胖达停下了动作,拿两只乌溜溜的眼睛深情地望着他,忽然低下圆滚滚的头凑近了他。


 


吴邪忽的醒了。


 


-7-


睁着眼睛愣了半天,吴邪长出一口气。


 


真他妈是个梦啊。


 


天光大亮,今天难得是个晴天,阳光透过木质的窗棂照进来,晒得被子暖烘烘的。吴邪醒了迟迟未起,瞪着天花板发愣,余光瞥见门口闪进一个人,吴邪立马翻起身来朝他招手:“小哥,你快过来!”


 


吴邪跪在床边保持和张起灵平视的高度,两只胳膊搭在张起灵肩上搂住了他的脖子,对方也从善如流地搂住他的腰,手掌在腰窝处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


 


“我刚才梦见你了。”


 


对方示意他说下去。


 


吴邪凭借着残存的记忆大概复述了一遍梦里的情景,最后做出总结。


 


“你变成了一只胖达,生吃竹子,抱我大腿,还想上我!禽兽!”


 


张起灵眼底闪了一下,闷笑一声:“是你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吴邪皱了皱眉头,还在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小哥是说自己希望他变得憨态可掬,时刻黏着自己卖萌吗?Noooooo,他可能会吓得生活不能自理……“诶你干嘛?”


 


察觉到异样,吴邪不得不中断自己的思索,伸手制止张起灵正欲扒他衣服的双手。不得不说,张起灵这双手真是和梦里的胖达一样灵活。日。


 


张起灵把他压在床上,居高临下看着他,乌溜溜的瞳仁亮得很,映出吴邪发蒙的一张脸。


 


“帮你美梦成真。”


 


-END-


 


 


 


 





评论

热度(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