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all叶】每天从暗恋自己的人的床上醒来怎么办?

病客:

*设定如题,叶神已退役


*又名马丁的早晨或叶修家的床是任意门(我是不是暴露年龄了)


————————————————————————


当叶修醒来发现自己面前是熟睡着的黄少天的时候,他的内心毫无波动,所以他也一动不动。


绝对不是害怕吵醒黄少天然后被扯着念叨。


他小心翼翼地挪,挪,挪,眼看身子快要离开床边一大半,谁知黄少天一爪子伸过来又把他拽了回去,把他抱在怀里还蹭了蹭,然后满足地咂咂嘴,睡得可香的样子。


什么情况???


叶修被摁在黄少天怀里,感觉挺尴尬,他伸手推了推黄少天,没推开,他动了动身子想蹭出去,结果就蹭到了一个硬硬的,抵着他的,男性都熟悉的……


叶修面无表情地把黄少天推了下去。


黄少天没有防备一下子摔在地板上,发出好大一声响,他揉了揉摔疼的脑袋,迷茫地往床上看。


“老老老老老叶叶叶叶!!你怎么在这里!!??”


“哟,感情不是少天大大把我绑架过来的。”


“谁谁谁会想绑架你啊你这个虚胖又懒散的宅男!”


“哦。”叶修没精打采地斜靠在床头,下巴朝黄少天点了点,“你不先去解决下?”


“???”


黄少天低头一看,脸一红,一阵风似的冲进了厕所:“叶修你给我等着!”


叶修耸肩。


当叶修出现在蓝雨食堂的时候,就连掌勺大妈都震惊了。


“叶神你怎么会在这?”郑轩刚喝进嘴里的豆浆差点喷出来。


叶修挑了根油条啃着,含糊不清地说:“问你们家剑圣大大。”


这信息量略大啊……


“叶修?”


“唷,文州,”叶修三口两口把油条咽下去,“surprise~”


喻文州笑了笑,扯过一张纸巾给他擦掉手指上的油:“的确挺惊喜的。”


黄少天换好衣服来到食堂的时候,就看见叶修和喻文州和乐融融地吃早餐。


怎么说呢?有种被世界背叛了的错觉。


……


第二天还是从别人的床上醒来的叶修,觉得真的有点不好了。


如果说昨天在黄少天那还可以说是因为很熟的话,眼前的楼冠宁又是怎么回事??


楼冠宁的睡姿很好,安安静静地睡在床的一边,叶修坐起身,感叹了一句居然不是从一百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后,他看了眼快指到八点的钟,伸手轻轻晃了晃楼冠宁的肩。


“小楼,起床了。”


楼冠宁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叶修,嘟囔了一句:“什么嘛,又是叶神。”


……等等你解释一下那个“又”是怎么回事。


“醒醒,小楼同志。”叶修弹了一下他的脑门,楼冠宁这才清醒过来,然而睁大眼的他立即后退了一米:“叶叶叶叶叶神!!!?”


“我有这么可怕?”叶修不禁觉得好笑。


楼冠宁立马狂摇头,他看着叶修有些凌乱的衬衫,散开的领口和露出的偏苍白的肌肤,顿时脑子来不及思考就一把抓住了叶修的手。


“我会对叶神负责的!”


……我该庆幸你没有扔支票给我吗……


“不是,小楼,咱俩大老爷们啥都没有发生你不用负责的……”


“请必须让我负责!”楼冠宁抓紧了他的手。


“……你走。”


叶修在义斩这一天过得那叫一个舒坦,好吃的好玩的伺候着,除了孙哲平盯着他的视线,那种盯上猎物的豹子般的视线总能让叶修抖上两抖。


“长能耐了,敢爬别人床了,嗯?”


被孙哲平拉进房间壁咚的叶修现在方极了。


……


王杰希发现叶修出现在自己床上的时候,他只是坐起身,压抑了一下自己的喜悦之情,然后拿出手机,选好角度,屏保和桌面get√


想了想,王杰希伸手拿过床边小柜子上的水杯,找准合适的降落点,把水淋了下去。


凉水一挨上胸前,叶修就一个激灵醒了。


猛然睁开的眼睛水润润的,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


他起身看了眼自己胸前湿掉的布料,皱皱眉:“……大眼你干嘛?”


王杰希回答得理直气壮:“眼滑。”


……王队你好拼……


说完王杰希就伸手去扒叶修衣服:“脱下来换我的,我给你晾干。”


觉得好像没有哪里不对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的叶修稀里糊涂就任王杰希把自己上衣脱了。


叶修穿过的睡衣get√


王·计划通·杰希。


……


叶修睡得迷迷糊糊地被人抱紧了,他睁开眼一看。


哦,老韩啊。


感叹了一下韩文清睡着都这么有气势,叶修把他的被子抢过来接着睡。


早上霸图众人看见被韩文清从房间拎出来的叶修,有种被世界背叛的错觉。


……


叶修比张佳乐醒得早,他盯着张佳乐的长头发,怀念起了笨手笨脚给苏沐橙扎辫子的岁月。


于是张佳乐起床照镜子的时候发现了自己满头的小辫子。


“叶修!!!!!”


林敬言推开张佳乐房门的时候就看了在床上扭打成一团的两个人,他趁机看了眼叶修白白软软的小肚子,然后淡定地说了句“快点起床吃饭”就关上了门。


昨天是韩文清,今天是张佳乐,怎么想明天都应该是我吧,林敬言想着。


所以说是哪种逻辑呢林大大?


而屋子内叶修正在拆张佳乐的辫子,他用手指梳了梳张佳乐的头发:“老张啊,我发现你披着头发还挺好看的。”


“叶修你闭嘴!”张佳乐气呼呼地说,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真的好看?”


……


然而第二天并不是林敬言大大。


张新杰看着躺在身边的叶修,淡定地去洗漱,戴上眼镜,换上运动衣,把快滚到床边的叶修挪到中间,闹钟定到八点,然后出门晨跑。


回来的时候叶修正抱着闹钟缩在被子里,张新杰把他叫醒,催促他去洗漱,然后牵着叶修走进食堂。


林敬言看着叮嘱叶修要吃什么的进入老夫老妻模式的张新杰,小忧伤地想着明天就是自己了吧?


……


九点过林敬言收到了方锐的电话。


“老林老林今天我一起来看到叶修跑我床上了!哎哟真是吓死我了!不过你说老叶是怎么睡得衣服都翻起来半截得啊?哎呀真是……”


字句是惊诧的,语气是欢脱的,本意是来炫耀的。


于是林敬言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


“噫呀呀呀呀呀!!!叶神!!!叶神啊啊啊!!叶神在队长床上嗷嗷嗷官方发糖啦肖叶大法好我要发去群里嫉妒死他们!!”


叶修看着尖叫着跑走的戴妍琦,预想到今天的群里会是怎样的精彩,叶修看向肖时钦:“肖时钦大大你可以告诉我在戴妍琦敲门的时候你是以怎样的心态说出进来二字的吗?”


肖时钦笑了笑,低头整理床铺:“我睡迷糊了,不好意思啊前辈。”


不,我没看出来你哪里不好意思。


叶修心好累,好想抽根烟。


……


叶修是被蹭醒的。


他一睁开眼就看见联盟的第一脸对着他笑,冲击有点大他的大脑一下子没缓过来。


“小周?”


“前辈。”周泽楷高高兴兴在他脖颈处蹭了蹭,放在他腰上的手搂得死紧。


“小周你先放开我,起来。”叶修挣扎半天,然而无果。


“不起。”周泽楷在他脸上亲了口,叶修心中顿时被“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和“!!!!!”刷屏了。


你是不起可是你小兄弟起了啊你先放开我行吗!


……


江波涛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家队长抱着叶修轻手轻脚地要从自己房间出去。


有种被世界背叛的错觉。


最后在两人的对峙中被折腾醒的叶修觉得心累极了,再也不想来轮回了。


……


快大半个月了,每天早上总会出点事儿的叶修已经能淡定地从某人床上爬起来洗漱顺便混饭吃,面对自己弟弟每天来接自己回去的黑脸也是越发顺眼了。


习惯真可怕,叶修内心麻木地想着。


附带一提,叶修第一次出现在黄少天床上那天,黄少天醒的比他早。


噫。


END?


——————————————————————————


“没事啊,反正我瞧不起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在大一新生会上,我是这么说的,前一句是辅导员说的“大家不要对家里穷的同学有什么歧视”。


想想我自己有时候都很好奇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评论

热度(489)

  1. 茶言Ouro 转载了此文字
    嗯,明天就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