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ro

瓶邪/all邪/all叶/狗崽/酒茨/楚路

【all叶】如果叶修的眼中大家都有了尾巴

病客:

*延续潜规则那篇的公司职员设定


*动物习性参考网络


——————————————————————————


叶修打着呵欠在机场接机。


苏沐秋之前一直带着自家妹子在美国谈项目,现在和好几家的合作都谈拢了,叶修手一挥给他俩放了个假,苏沐橙高高兴兴地留在纽约游玩,而苏沐秋则是选择回国。


飞机抵达机场的提示在大厅内响起,叶修站直了身子,等在了出口处。


人渐渐多了起来,拎着行李的人潮从出口涌出,在人群之中,叶修第一眼就看见了苏沐秋。


不是因为真爱,而是……


………苏沐秋你身后一摆一摆的那个毛茸茸的东西是个什么玩意儿!??


“啊,叶修!”苏沐秋冲他挥挥手,笑容灿烂地拖着行李箱朝他走过来。


叶修机械般地也对着他挥手,惊悚地发现他身后那条疑似尾巴的东西轻轻晃了晃。


然而从苏沐秋身旁走过的人对这东西都没有什么异常反应,苏沐秋本人也和以前没有任何异样。


“诶,发什么呆呢?”苏沐秋见他呆呆地盯着自己的腰部看,有点二愣二愣的样子,意外地有一小点萌,“干嘛?耍流氓啊盯着我腰看。”


动了!它又动了!


叶修强迫自己的目光从他的那条尾巴上移开,咳嗽了一声:“我看你长胖了啊,怎么,在纽约公款吃喝小日子不错啊。”


“去你的,我在那边跟那帮老狐狸斗你知道有多伤神吗?沐橙都说我瘦了你居然说我胖?”


“好好好,沐秋大大走起呗,回去把您老人家耗的肉给养回来?”叶修接过苏沐秋的背包,拽着往停车场走。


“算你有良心。”苏沐秋笑了笑跟上去,橙红色的狐狸尾巴尾巴尖愉悦地颤了颤。


……


所以是我个人的问题?


叶修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注意力却完全不在电视上。叶修不时瞥上厨房一眼,厨房内的苏沐秋戴着围裙正在烧菜,长在尾椎处的尾巴偶尔小幅度地摇一摇。


无论是小区的值班员还是上楼时碰到的老阿姨,都只是和往常一样打招呼,对于那条多出来的尾巴完全没有任何不适感,倒不如说好像根本没看见似的。


只有他能看到?


叶修轻手轻脚地走进厨房,苏沐秋正在熬汤,完全没注意到叶修的小动作。


叶修眯着眼,一把抓住了那条尾巴。


真的毛茸茸的诶……


苏沐秋猛地僵住了,叶修感受到手中的尾巴紧张得一动也不动,不禁又握了握。


“你干嘛叶修!”苏沐秋咬着牙问道,他不知道叶修做了什么,自己突然就一动都不敢动了,就好像什么致命的弱点被戳住的感觉。


“没什么,你围裙带子松了。”叶修淡定地松开手,把围裙带子拆了然后系紧。


苏沐秋狐疑地回头,叶修无辜地摊开手,他手上确实什么也没有,刚才手也没有碰到他。


苏沐秋皱眉,错觉?


……


“诶诶,昨天我去机场接人的时候看到叶总去接苏副总了!”


“真的?!我大伞修官方cp终于又有糖吃了!!”


“嘘!小点声!你想被那几个听到了留下来加班吗?”


伞修?那是什么?


抱着复印件路过的周泽楷听见了那位激动过头的女同事说的话,感觉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所云。


“小周,干嘛呢?发呆?”肩膀被一本文件轻轻敲了一下,周泽楷回过神就看见叶修对着他微笑,心口“biu—”的一下就中箭了。


“前辈,早上好。”


然后他看见叶修的视线下移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周泽楷不禁挪开抱着复印件的手臂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着装,是衣服没穿好吗?


“……那什么,小周,好好加油啊。”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看着青年笑得温和俊朗,眼角再一次瞥了眼正微微摇晃的,浅灰色的尾巴。


说好的狼不会摇尾巴呢?


以及小周你这么纯良的样子为什么会是凶残的狼啊?


……


难道我眼中的人有些有尾巴有些又没有?


叶修琢磨着,目前他看见的只有苏沐秋和周泽楷的尾巴,一个是狐狸一个是狼,这两个都是他的熟人,难道……


叶修当机立断准备去看看王杰希,别问他为什么。


在这之前……叶修看向一旁正背对着自己整理文件的张佳乐,差点忘了,还有一个张佳乐,叶修眯了眯眼,盯着那蓝色的尾羽,尾羽好像知道叶修在看他,微微舒展显得羽毛更加的漂亮,叶修手指敲敲桌,猛然大爆手速飞快地伸手从上面拔了根羽毛。


“嗷!!”张佳乐被尾椎上突然传来的痛弄得叫了声,“叶——修!”咬牙切齿地回头,却只见叶修两手空空一脸无辜地对他眨眨眼。


啊…我刚才在气什么来着?


……


“有事?”王杰希抬头看着推开办公室门的叶修。


“没事不能来看看?”叶修挑眉。


王杰希笑了:“当然可以。”


在王杰希去拿拟好的合同的时候,他突然察觉到背后灼灼的目光。


“怎么了?”他疑惑地转头。


“没什么,你今天衣服挺好看。”叶修对他笑了一下然后低头思考王杰希那到底是什么尾巴。


王杰希对这句话还挺受用,受用到心里都有点飘。他拿出合同,坐回座位的时候却发现桌上的墨水用完了,不得已披上外套:“我去楼下买点墨水。”


叶修对他摆摆手,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转身拽他:“诶,顺便帮我带包……”


烟字还没说出口,叶修就愣住了。


……我我我我把王杰希的尾巴扯下来了!!!!


叶修抓着那截只有他能看见的壁虎尾巴陷入了僵直状态。


……


恍恍惚惚从王杰希办公室出来的叶修刚出门就被黄少天和喻文州截住了。


“老叶老叶快吃中饭了我们一起呗!”瞧见黄少天身后摇来摇去的金毛犬的尾巴,叶修松了口气,抬手捏了捏黄少天的脸。


“抱歉啊少天,我跟大眼约了出去吃。”


“是吗?那就不麻烦前辈了。”喻文州温和地笑着,叶修却觉得脚脖子一凉,又有点痒,偷偷往下看了眼,是一条黑白相间的鳞片的细长蛇尾钻进了他的裤脚。


叶修开始慌了。


“前辈,怎么了?”察觉到叶修的不对劲,喻文州问了句。


“啊?没事没事。”叶修勉强压抑住把那条尾巴拽出来的心思,却看见黄少天有点不高兴。


“少天?”


“晚饭呢?”


“晚上沐秋等我回去吃。”


黄少天发现心上人的时间被情敌占了,黄少天有小情绪了,但黄少天不说。


叶修见他真不太开心,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却发现黄少天身后的尾巴大幅度地摇了摇。


收手,安静了。


再伸手,摇啊摇啊摇。


以前怎么没发现黄少天还有蹭得累的体质……


“那明天再约吧,我们先走了,前辈。”


既然要走就快把尾巴从我小腿上挪开啊!


……


“叶总,这是下午要交给韩总那边的材料。”


“谢了啊,小江。”


“您客气了。”


“……那什么,小江……”


“嗯?”江波涛疑惑地看着叶修欲言又止的样子。


叶修看着缠在自己手腕上的猫尾巴,尾巴尖还在他的手背上蹭来蹭去,弄得他手痒。


“……算了,没什么……”


……


果然光是从尾巴上看就很有气势啊……


共同参与这次生意的还有义斩那边过来的孙哲平,两个人从他一进来就有点针锋相对的味道。


大概因为都是豹子?


叶修在他俩中间空出的位置坐下,意外地看见那两条尾巴有些不安地左右晃了晃。


嗯?看见他紧张=_=??


……


以及,张新杰居然是猞猁不是布谷鸟差评。


对,那种一到整点就弹出来的布谷鸟。


……


躺在床上的叶修觉得这一天大概是他最累的一天,心累。


我可不想再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尾巴了……


这么想着,叶修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叶修是被苏沐秋叫醒的,他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顺便瞧了眼苏沐秋的腰,诶哟?还真没尾巴了。


顿时这个早晨叶修心情大好,甚至忽略了苏沐秋微妙的眼神。


但进了公司后那些奇怪的目光就让他不自在起来。


什么情况?


叶修身后的兔子尾巴惶恐地抖了抖。


END


————————————————————————


网络上的小道消息


狼的尾巴会摇一点点,对着同类。


壁虎尾部神经不灵敏。


最喜欢黑白王蛇,曾经有个贴子,楼主拿着一条黑白相间的蛇问是不是黑白王,他拿的是银环蛇。


当时我觉得没必要回复了。

评论

热度(352)